对高新技术企业的商业秘密实行民法保护具有必性和可行性。我国应构建商业秘密的民法保护制度,并在具体制度设计上体现对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的特别保护。
关键词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财产权特殊知识产权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商业秘密对于高新技术企业的重性越来越大。加人世贸组织后,我国的高新技术企业面临着更为激烈的同业竞争,有关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的保护问题应引起高度重视。
一、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民法保护的必性和可行性
(一)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民法保护的必性
1、民法保护是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的基本保护方式
在现实生活中,商业秘密侵权行为以民事侵权行为最为常见,运用民法的保护方式制裁侵权行为,能给权利人提供多种形式的民事法律救济,民法保护就理所当然地成为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法律保护众多形式中最基本、最主的形式。加强民法保护,意味着抓住了商业秘密保护的根本和关键,有助于提高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保护的整体效果。
2、维护高新技术企业合法权益的需
技术含量高,信息含量大,是高新技术企业的一般特征。在信息传输无限制的网络时代,如何保证这些技术和信息不被公开或被竞争对手所掌握,是高新技术企业生死存亡的关键。与《反不正当竞争法》、《刑法》等法律对商业秘密提供的行政处罚、刑罚等公法上的保护相比,民法对商业秘密的保护是一种私法保护,这种保护能够克服公法由于客观条件的制约等方面的原因而较为滞后的弊端,具有一些明显优势,具体表现在不仅可以通过民事赔偿的方式有效弥补高新技术企业的经济损失,而且可以通过责令停止侵害等民事手段及时制止侵权行为的发生,从而最大限度地维护高新技术企业的合法权益。
3、维护正常市场竞争秩序的需
侵害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的民事侵权行为,不仅损害高新技术企业的经济利益,而且破坏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加强商业秘密的民法保护,打击扰乱市场秩序的不良行为,有助于树立公平、诚实、信用的市场经营理念。它可以使民法的基本原则与市场经济的内在求有机结合起来,逐步构建和巩固良好的市场秩序。[1]
(二)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民法保护的可行性
我国民法通则等民事法律并没有明确商业秘密的财产权属性,这是商业秘密民法保护的最大障碍。本文在前面的论述中已明确商业秘密权是一种财产权,而且是一种特殊的知识产权,以民法作为保护知识产权的基本法律是符合知识产权属性的。民法对商业秘密权的保护是其作为一种私权的必然求,民法是规范平等主体之间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的法律,商业秘密权本身就体现了市场主体之间一种财产权关系,这种财产关系首先应当由民法来进行规范,同样也只有民法才能为商业秘密提供存在和发展的土壤。
民法以其基本原则和基本的价值取向已经为商业秘密保护提供了一种理论上的可能性。这体现在包括合同法与侵权法在内的具体法律制度的设计上合同法通过赋予当事人自由意思表示以法律强制力为商业秘密权提供了一定范围的事前保护的可能性,同时合同关系还为商业秘密交易提供了依据;而侵权法则通过其补偿、制裁和抑制功能的发挥强化了对商业秘密的保护作用。
二、构建我国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民法保护制度的设想
(一)以民法作为商业秘密保护的基本法律
目前,我国商业秘密权保护以《反不正当竞争法》为基础。《反不正当竞争法》属于经济法的范畴,其主功能是社会公共利益,无法体现商业秘密权作为一种私权的存在,忽略了民法在保护商业秘密权中的基础作用。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加快了知识产权立法的进程,《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先后出台。然而,对于作为知识产权客体中重一员的商业秘密,我国尚未专门制定专门法律进行保护。我国有必制定一部专门的以商业秘密民法保护为内容的法律,从而适应民法普遍保护的需。出于顺应我国理论界主流观点及符合立法实践中的做法考虑,宜将该法命名为“商业秘密保护法”。笔者主张,该法应当包括以下主内容第一,一般规定,其中包括立法宗旨、原则等基本问题;第二,商业秘密,其中包括商业秘密的定义、构成、归属、转让、许可使用、认定、管理以及它与专利的转化(即在何种条件下一定主体可以以商业秘密申请专利);第三,商业秘密权,其中包括商业秘密权的定义、内容及对其的限制(例如强制许可等);第四,与商业秘密有关的其他内容(例如持有人与他人的保密协议及与劳动者等主体的竞业禁止条款等);第五,法律保护,其中包括侵害商业秘密的具体情形、侵害行为的构成件、责任承担方式(包括民事、刑事与行政责任)、免责事由以及时效等。
(二)对高新技术企业的商业秘密实行民法特别保护的几点建议
1、对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的侵权领域,引入禁令救济的救济方式
在英美国家,禁令救济是商业秘密救济的重手段,其对商业秘密保护的意义甚至己经超越了侵权赔偿,成为商业秘密最重的救济措施。由于商业秘密具有一旦丧失就永远丧失的特性,只有获得禁令救济,即禁止侵权人或者潜在的侵权人披露或者使用权利人的商业秘密,权利人才能保住商业秘密。[2]我国法律虽然规定了停止侵害请求权和防止侵害请求权,但这两种请求权对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的保护效果是无法和禁令救济相比的。作为普通民事权利救济方式的停止侵害请求权仅仅是对侵权行为静态的规制,其目的不是对侵权后所产生影响的规范,而是对侵权现状的制止,所以,其作用范围不及于侵权发生后由于侵权行为的发生而导致的权利人利益状况的继续恶化。而禁令救济则主面向未来而又不与侵权停止请求权冲突,通过禁令救济可以使受侵害的商业秘密在一定范围内继续处于一种秘密状态而保有其价值性或排除他人为一定行为,从而使高新技术企业继续保持市场竞争优势。
2、对侵犯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的行为,应在《民法通则》中规定特殊的诉讼时效
对侵犯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的行为,在《民法通则》中应规定特殊的诉讼时效,具体应明确以下几点第一,诉讼时效的期限。笔者认为,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诉讼时效期限应比普通诉讼时效长一些,以三年比较适当。第二,诉讼时效期限的起算点。侵犯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行为的诉讼时效应从权利人知道或应当知道自己的商业秘密遭受侵害之日起计算。第三,连续的侵占应构成一个诉。我国民商法理论界一般认为,“连续的侵占”存在时间上的不间断性。而按照美国《统一商法典》的规定,所谓“连续的侵占”指某一侵权人即被告对特定权利人的特定的商业秘密的多次侵占,至于时间上是否连续并不重。显然,不以时间上的连续性作为“连续的侵占”行为求,既符合客观实际,也有利于对商业秘密的特殊保护。[3]
3、对侵犯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的行为,实行惩罚性赔偿
关于行为人实施侵权行为的民事责任问题,世界上普遍采用两种性质不同的赔偿制度,即补偿性赔偿金制度和惩罚性赔偿金制度。在商业秘密保护方面,美国的做法值得借鉴。美国将损害赔偿分为惩罚性与补偿性两种,如果侵害人是基于故意且为恶意时,受害人可请求惩罚性赔偿,但不得超过补偿性损害赔偿数额的二倍;补偿性损害赔偿不仅可以权利人所受损失或侵害人因非法行为所获利润为损失赔偿额,而且可以合理的特许权使用费或将侵害人以不法手段取得商业秘密的成本与其以合法手段取得同一结果之成本相比较的差额。笔者认为,补偿性赔偿金制度对加害人的制裁力度不够,容易导致某些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人抱有侥幸逃脱或不惧索赔的心理,为获取非法利润,铤而走险,即使偶尔引发赔偿诉讼,也因仅仅是赔偿实际损失,数额有限,对加害人的经济利益威胁不足,不能起到应有的警示作用,使以法律手段调整这种非法行为的效能受到很大约束。而惩罚性赔偿金制度的积极作用在于其大大加重了对过错加害人的经济制裁,从而使生产者、经营者慑于难以承受的经济压力而不敢在侵权方面轻举妄动,增强其在竞争中严格按市场标准进行商业活动的自觉性,尽可能的减少侵权纠纷。因此,笔者主张,我国在高新技术企业商业秘密的保护领域,应引入美国的惩罚性赔偿制度,对高新技术企业的商业秘密实行特别保护。

基金项目河南省科技厅软科学项目“河南高新技术企业知识产权法律保护研究”(092400430047)。

参考文献
[1]张成立.论商业秘密的民法保护[J].洛阳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12)37.
[2]朱效亮.美国商业秘密保护的来龙去脉[J]法学评论.1992,(2)83.
[3]熊英.完善我国商业秘密保护的立法建议[J].知识经济.2008,(9)25.

作者简介
陈国强(1967-),男,硕士,河南郑州人,郑州师范学院政治系助教,主从事民商法研究。